交流平台

观点|让“云上编办模式”开启机构编制新未来

来源:未知 | 作者:政务和公益机构域 | 日期:2017-02-24 09:38 | 阅读:
让云上编办模式开启机构编制新未来 随着互联网+上升为国家战略,我国已进入信息化建设的高速发展期。机构编制管理工作进入了信息化、规范化、科学化、现代化的新时代。这也促
让“云上编办”模式开启机构编制新未来


        随着“互联网+”上升为国家战略,我国已进入信息化建设的高速发展期。机构编制管理工作进入了信息化、规范化、科学化、现代化的新时代。这也促使机构编制部门在完成各项改革任务的同时,也要做到适应时代、顺应潮流,加强自身改革,构建“互联网+机构编制”新模式,推动机构编制电子政务新发展。CONAC与全国机构编制人“众筹”的结晶——“云上编办”,作为机构编制管理的有力抓手,开启了“互联网+机构编制”新篇章,引领了机构编制电子政务发展的新方向。
从云上编办充分利用了互联网的高度集中和高度分散相结合的优势,我联想到了近年来互联网界的热词—众筹,我认为云上编办已经开创了一种信息化建设联动的新模式。机构编制众筹,和平时大家所理解的众筹概念不一样,一般的众筹指募集资金给个人或企业进行投资创业的行为,而机构编制众筹则是要靠大众(机构编制系统内和系统外的个人和部门)的力量来筹人气、筹智慧、筹资源,力求完善机构编制管理以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通过不断创新,推动机构编制工作的科学发展。

机缘巧合筹人气

        编办承担网上名称管理工作,既是机缘巧合,又是合符情理的。一是缘于党政群机关和事业单位是各级编办管理和服务的对象,其名称是通过机构编制管理部门批准使用的,故网上名称,也应由机构编制管理部门审批。二是缘于域名管理工作创新了机构编制管理方式,有效提升机构编制管理水平。三是缘于机构编制部门代表国家机构对“.政务”和“.公益”专用中文域名进行审核,不仅体现了域名作为政府网站的官方性、权威性、严肃性和规范性,还保障了国家的信息安全。
        网上名称管理工作是近年来各级编办增加的一项新兴业务,从单一的域名注册、续费的业务办理到多元的网站开办审核、网上名称规范和网站标识管理等综合管理,直到现在“云上编办”的出现,无一不体现出工作量的增加。全国各地借网上名称管理工作的“东风”,及时解决了没人办事的难题,基本上都在编办设立了内设机构或所属事业单位来负责此项工作,同时也配备了工作人员来具体承担各项业务。
        编办管理编制的特殊性,加之正逢全国开展控编减编工作,造成自身增加编制带来一定的困难,导致工作量大,人手不足的现象也普遍存在。机构编制部门要在“控制总量,盘活存量”基础下,用活、用足编制,要招录和选拔既熟悉现代化信息技术又懂得政务管理、机构编制管理的专业人才,加强业务学习和研究,提高干部队伍的整体综合业务能力,加快干部队伍的建设,努力推动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新水平。

集思广益筹智慧

        这里的智慧分为“顶层”和“基层”两个方面:
        “顶层”智慧,就是要做好顶层设计,统筹规划,以集中有效资源,高效快捷地做好各项工作任务。通俗地讲就是由中央编办牵头,召集全国机构编制业务骨干、专家学者等各领域人员,组成机构编制部门的智库,运用他们的特长和智慧提供咨询,针对发现的问题,查找病症,准确下药;预设发生的问题,提前研判,优化方案,简而言之就是帮助决策者发现问题、设计问题、反馈问题、解决问题,为机构编制工作的发展提供最佳优化方案,使之成为顶层管理体制中不可缺少的环节。所以,机构编制智库的组建,不仅要重数量,还要重质量。
        “基层”智慧,这里主要是指省、市、县三级编办,因为管理体制不一样,站的工作角度不同,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也就不一样,所以基层编办在直接面对部门,接触群众时就会广开言路,群策群力,创新工作方式,最大程度上落实上级要求。
        县级要积极主动反馈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意见和建议,省市两级要在做好自身工作与业务指导的同时,做好“上情下达、下情上传”的角色,只有这样才能上下联动,将不同的理念和想法提供给决策者分析研究,才能整体推动机构编制工作的可持续发展。随着两次机构编制信息化需求分析会的召开,从而也就印证了“云上编办”是中央编办到全国各地实地调研后,通过不断地研究总结才“应运而生”的。

千方百计筹资源


        “云上编办”是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手段来开展的编办业务。现在机构编制云平台由三定方案信息系统、权力清单(审批事项)管理系统、责任清单管理系统、资料共享信息系统、履职监测系统和机构检索系统等应用系统组成。三定方案信息系统需要将各部门的机构编制沿革文件、机构编制基本信息导入信息;权责清单系统需要将对应的权力和责任事项录入系统;资料共享信息系统需要将全国各地的法律法规、政策文件上传至系统;履职监测系统则通过云计算技术,对采集的数据进行分析研究得出结果;机构检索系统是通过整合机构信息,实现统一导航,打造官方检索服务平台,以上任何系统的运行都离不开一个词——数据,这就是我们紧缺的“资源”。
        “云上编办”的大数据就是将机构编制云平台中存储的海量碎片化数据及时地进行汇总、筛选、分析,并最终归纳、整理出需要的资讯。所以,各类信息资源是进行科学研究和决策管理的前提条件,没有数据的支撑,“云上编办”将是纸上谈兵,坐而论道。
现阶段,我们各级机构编制部门要积极主动,内练功,外借力打好数据采集“组合拳”。所谓“内练功”,就是从编办内部开始,将可以由编办审核的“三定”方案信息和权责清单信息录入到机构编制云平台里面,为下一步数据的筛选、分析、整理等做好准备,打下扎实的基础。
2015年,《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发展物联网技术和应用,发展分享经济,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数据资源开放共享。今年,《国务院关于印发政务信息资源共享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提出,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网信办组织编制信息共享工作评价办法,每年会同中央编办、财政部等部门,对各政务部门提供和使用共享信息情况进行评估,并公布评估报告和改进意见。由此看出,“外借力”就是各级编办要抓住有利时机,积极沟通协调相关部门,努力实现数据共享,建立健全数据更新维护、数据共建共享工作机制。只有内外兼修,实现数据物尽其用,为人所用,才能真正形成“用数据说话、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决策、用数据创新”的机构编制管理新机制。
        未来的机构编制众筹既不局限于以上三方面的纵向融合,也不局限于系统内部,将会与“组织众筹”、“人事众筹”、“审计众筹”等各类众筹深度横向融合在一起,机构编制部门既要找准交叉点,创新业务发展;又要发现分叉点,健全工作机制;还要挖掘盲区点,规避改革风险。只有心往一处想、智往一处谋、劲往一处使,才能让“互联网+机构编制”大有作为。 

         特别有感触的是,近日来,云上编办推出了机构编制信息“包打听”,为了满足各地编办共享信息的需求,开设了以资料共享信息系统为核心,与机构编制交流系统和机构编制舆情系统共同组成的内容运营机制,我第一时间就参与了公测。一方面,为全国机构编制部门提供资料发布和共享的信息平台,一次上传,全国共享,并提供全国和地方法律法规检索。另一方面,为全国编办同仁提供机构编制信息交流平台,实现跨地区、跨业务处室互动问答及共享机构编制热点难点,辅助以机构编制舆情,为各地编办提供动态的机构编制舆情信息,方便各地及时了解民情民意,辅助业务决策。通过参与测试,我认识到这正是符合了“智慧”众筹、资源共享的特点,一旦应用开来,将会集合各级机构编制部门同仁的智慧,让机构编制管理更方便快捷,资料信息共享更顺畅。
         机构编制众筹诞生了“云上编办”,“云上编办”开启了“互联网+机构编制”新篇章,“互联网+机构编制”推进了机构编制管理信息化建设,故机构编制众筹将对信息化建设起到强劲的推动作用。机构编制部门要充分认识到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早规划,早部署,早落实;要真正理解“有为才有位,有位才有为”的涵义,坚持主动作为,大胆创新,提高机构编制管理水平;要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高政务服务质量与实效,全面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助推经济发展提供支持保障。
朋友,作为机构编制系统的一份子,您参与“众筹”了吗?

作者:贵州省遵义市编委办域名中心   刘洋
(本文荣获“互联网+机构编制”有奖征文一等奖)


(责任编辑:hgbb)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